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坤开什么车 >> 正文

【江山多娇】年夜饭 (小说)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青龙村的郭兰英老太太,现年68岁。前几年,她丈夫老田因肺癌永远地离开了她。在去往青龙村委的那条柏油马路上,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在村东头那颗高大的老枣树下,有一座白墙红瓦的小楼,那便是她的家了。这座房子是在年初才建成的,由她的三个儿子花了二十几万块钱建造的,是令人叹为观止的仿欧式建筑风格,还带着一个小院落,从远处看着就象是一座别墅。据村里人说,房子的内部装修也是既豪华又别致。这座建筑在这个沧桑古朴小山村里显得鹤立鸡群,特别扎眼,差不多也是青龙村里最好的住宅了。

村里的老人们都羡慕得不得了,郭兰英逢人就夸耀子女们对自己有多孝顺。说大儿子粉保拿了多少钱给她盖楼;二儿子粉荣花了多少钱给她添电器家具;小儿子粉洪花了多少钱给房子装修,还给她买貂皮大衣之类的话,但却从不提生活在自己身边的大女儿田粉娣一家。村里的老人听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常常在和她聊天的时候,也不再说她多么有钱,儿子们多么孝顺,只拿她命好、福大、造化大,长命百岁之类话来捧她,听得她眉开眼笑的,也十分受用。老人住着这别致的楼房里,不但身子舒适了,心里也畅快了不少。老人还特别的善良,村里人来找她借东借西的,只要家里有的,她从不含糊。门口的那颗老枣树,据说是老田家的主产,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当年是谁给栽下的,据说这棵枣树的树龄比她的年龄还大。早年间,每逢到了中秋、国庆,枣子红了的时候,村里的男女老少们都来她家门前打枣,郭兰英从来没在意过。这几年,村里陆续搬走了好多户人家,村里的人口变得越来越少。这来她院门前打枣的人,也一年比一年少。到了枣儿红了的时候,老人还主动上门去请他们来门前打枣。今年秋天刮台风的时候,地上就落了一层的大枣。她和女儿粉娣收拾好了,送给村里人吃,可人家却不稀罕了。她自己也吃不了几颗,心里又舍不得,便让女儿粉娣把枣都洗净了,嗮干装了袋,自己留了些。儿孙们嫌枣不甜,也不要,她就让女婿钱守根都带去给他们家的亲戚们吃了。

眼看着,就到了腊月二十几。田粉娣跟几个弟弟在电话里商议:一是,年三十晚上都得回娘家来吃年夜饭,要记得早点来,多买些烟火。因为,按习惯,他们当晚要到老田家的祖坟前热闹热闹;二是商量明年春天给老太太做70大寿的事。她大兄弟田粉保说公司里实在太忙,顾不过来,让姐姐和弟弟们全权着手操办,并说做寿的钱由他来出。二兄弟田粉荣倒是没说什么,只说知道了这件事情。小兄弟田粉洪却不同意他大哥的说法,说老娘又不是只有他一个儿子,这做寿的事情就应该由弟兄三个平均分摊着来办。粉娣把这事跟母亲郭兰英说了,听得她心里头美滋滋的。她对大女儿粉娣说:“粉娣,这事早着呢!过几天就过年了,等他们都回来吃年夜饭,过完年再商量吧!”于是,母女俩就把这事暂时搁下了。

田粉娣在家排行老大,嫁给钱守根已经20多年了,在娘家住了也近三年了。倒不是因为她不愿意住在婆家,而是几个弟弟极力要求她过来住的。三个弟弟都有各自的公司和厂子,而且粉娣听村里的人说,弟弟们都做得相当不错,发了财!特别是大兄弟粉保,成了远近闻名的大老板。这几年弟兄三个又都在城里买了大房子,都搬到城里去住了。那年秋天,她爹老田得了肺癌去世以后,大兄弟粉保就把老太太接到城里去住,老太太却说在城里住着很不习惯,不开心,在粉保家住了没几天就逃也似的又回到了青龙村,发誓再也不住到城里去了。粉保没办法,和两个弟弟们商议了,把村里的旧房子重新改建了一番,并把大姐粉娣一家请过来和娘一起住。说是一方面可以照顾好老娘的生活起居,另一方面,粉娣一家在经济上也相对薄弱些,和老太太住在一起,也不用粉娣一家开支,这样就等于兄弟们在经济上帮衬了她们家。再说家里的房子也宽敞得很,房间多得是,住在一起也热闹些,免得老太太一人孤单。并再三声明,老娘和大姐一家的生活开支都由他们弟兄三个包了。粉娣心实,听了几个兄弟的话,也心疼老太太,倒也就没啥意见,和丈夫钱守根商量了,没多久也就搬了过来。

这每年的年三十晚上的年夜饭,在郭兰英的心目中是最重要的一顿饭。今年的年夜饭也是如此,一点也不含糊。在她的心目中,这顿饭,已不仅仅是单纯的一顿晚饭,这既是老田家一年的总结会,也是替儿孙们在来年获得好运打下的伏笔。以前家里穷的时候,她只能尽量保证饭菜的数量,只求一家人能吃饱。而如今不同了,讲究的是健康饮食!讲究的是优质、精致和档次!这象征着吉祥如意、蒸蒸日上、年年有余的年夜饭,只要是能花钱买得到的,老太太都舍得!

这天,她叮咛着正在为年夜饭做准备的女儿粉娣道:“这肉圆要不就不做了!粉保他们几个都不吃!要么就守根吃几个。”粉娣道:“守根他也随便。要不做豆腐圆子吧,油脂少,对健康也好……”老太听了又说道:“我也不贪这肉!记得粉洪小时候最爱吃肉圆,一顿能吃好几个呢!现在他连动都不动一筷子了……唉!当初我和你爹都没得吃……”她叹息着,心里却洋溢着满足和惬意。

“扎肝要扎笋干……就用粉保带回来的笋干!没有笋干就不鲜……”她坐在厨房间得小餐桌边又叮嘱在忙活的粉娣道,“去年你做的扎肝,粉荣说不鲜,后来我才晓得是你没有放笋干的缘故。”言语里透着一丝埋怨。粉娣笑答道:“晓得了,笋干我早就泡好了……”郭兰英又问道:“那个粉洪带来的米还有多少?够不够?那米可真香……”她眯着眼,仿佛已经闻到了米饭的香味。粉娣知道她说的是三弟粉洪送来的泰国香米。据说这米很贵,一斤要十几块钱呢!心想:这吃的哪是米啊,分明是肉!她放下手中的活,到米缸里看了后,说道:“还有一大袋子没动呢,够的。”老太坚定地说道:“咱年夜饭就吃这香米!”粉娣只顾忙着准备做菜,不耐烦搭理她,任凭她坐着自言自语,说东道西。

大年三十的下午,天空阴沉沉的,西北风阵阵刮着,虽不大,却冷得刺骨,似乎要下雪了。院门外的老枣树,光秃秃的干枝在寒风中显得苍劲而萧疏,被西北风吹着,时不时的发出“咻咻”的低鸣声。两只鸦雀自屋后的山上飞来,落在了枝丫上,“丫丫”地叫了两声,却又飞走了,仿佛是来报喜的信使。

四点不到,田粉保开着一辆奔驰车到了小院门口。他把车停在了老枣树下,打开后备箱,捧了一个大烟火盒子,进院子。他的妻子黄菊梅和儿子田卫东也都下了车,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也进了院子。郭兰英祖孙三个亲热地相互打了招呼,黄菊梅和田卫东把拎来的东西都送进楼房里的里屋去了。

锅铲子在铁锅里碰撞时发出 “瓜达瓜达”的翻炒声,时不时地从厨房的窗户里传了出来,院子里弥漫着浓烈的阵阵肉香味。粉保往返了好几次,才把大大小小红红绿绿的烟火盒子从奔驰车上一个个搬出来,并摞放在了院子的西北角上,院子里增添了份喜庆。身穿深褐色裘皮大衣的郭兰英显得雍容华贵,她微笑着,看着儿子进进出出地忙活了好一会儿。她见儿子终于完事,便笑着对儿子说道:“粉保,快进来!暖和暖和!”粉保却面无表情地朝着大门前迎接他的母亲说道:“妈!”便进了堂屋的大门。儿子来了这么久,一反常态地对她只说了一个字,态度也比平时冷淡了许多,本满心欢喜的郭兰英,不免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感觉。

田粉娣在灶台上正忙活,见田粉保进了厨房,便立即住了手,面连笑容地招呼道:“大兄弟,你来了!”

田粉保表情还是有些冷淡,似问非问地答道:“姐!忙着呢?!”

田粉娣放下锅铲子,用围裙擦着双手,显得对兄弟有些见外,说道:“不忙!不忙!应该的!应该的!”

田粉保勉强笑了一声说道:“你忙。”转身便欲出厨房,刚到门口,却一转身又问道,“姐夫呢?”

田粉娣忙又停下手,答道:“你姐夫和小飞他们到钱家祖坟上烧纸去了。他们马上就来……”见粉保“哦”了一声,出了厨房,对自己后面的一句话根本也没在意,便不再说什么,继续炒菜。

粉保到了堂屋,见母亲为他早已泡好了茶,便坐了下来。郭兰英也对面坐了,笑着问他道:“粉保,你两个兄弟呢?咋还没到?他们啥时候回来?”

粉保坐着,没好气的冲她嘟囔道:“我哪晓得?!他俩的事我哪管得了?!”便低着头,端起茶杯,吹开浮在茶杯边沿的碎茶末,喝了一口茶。

郭兰英从粉保一进门就见他势头不对,想问,又想到似儿子这般做老板的,到了年底,操劳费心的事也多,或许又遇到了些棘手的事情,却不便对她说明,难免……因此,便不再问他,但心里终究有个小疙瘩。

她想起了上田家祖坟的事情,酝酿了一会儿说道:“粉保,你们弟兄三个,你是老大,这年夜饭前,你们弟兄几个到坟山上给你爹和老祖宗烧烧纸,放放烟火,热闹热闹!一来让咱们田家老祖宗和你爹在阴曹地府也过个好年,向老祖宗汇报汇报;二来这些年你们几个在外做事,也得求老祖宗保佑你们太平无事才好,这事可不能马虎了!不然老祖宗要怪罪的……”

粉保不耐烦地接口说道:“晓得的……每年都这样的,也没见老祖宗咋保佑我……”见母亲脸色异样,便住了口。

郭兰英面带不悦地责怪道:“你这孩子,都四十岁多了,今儿个大年三十,咋能说这些话!……没有老祖宗的保佑,你能开这么好的车?!没有老祖宗保佑,你能做那么大的事情?没有……”大儿媳妇黄菊梅从里屋出来,听了老人的话,赶忙接过话头,插言道:“妈!粉保他这几天烦心事太多,您别见怪……”说着,嗔怪地在粉保的后背上捶了一下。

粉保见母亲不悦,便也不再言语。他是家里的老大,这张罗每年大年三十晚上祭祖的事情都是由他来主持的,听姐姐粉娣在厨房里喊“可以准备了!”便开始动手做年饭前祭祖的准备。他显得心事重重的,在供桌上点了两颗红蜡烛,焚了三柱香,双手合举着,低了头,眯着眼,默默祷告了几句,又作了三个揖,才把三柱香插到满是香灰的香炉里。这时,堂屋里立刻也有了要过节的意思。

四点半,粉荣和粉洪两家终于到了。弟兄三个到了一起,却没有似平时样的相互打招呼问好。郭兰英见了儿孙到了自然高兴了一番,但见三个儿子见面时都一改常态,显得颇有些冷淡,心里便似堵了些东西一样。

院子里的西北角上,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烟火又多了一二十个,参差地码放在了一起。粉荣和粉洪的儿子君君和鹏鹏还小,不过才七八岁,围在烟火堆旁,笑着跑着,一起快乐地嬉闹。大人们的耳朵,不时地闻听到青龙村上空稀稀拉拉的鞭炮声。

儿媳妇妯娌三个倒是显得非常的亲热,都汇聚在厨房里叽叽喳喳的,也不动手,看着大姐粉娣一人在灶台上手脚麻利地转悠忙碌。黄菊梅要伸手帮忙,粉娣连忙笑着阻止她说道:“这就快好了!不要你们帮忙……这里都是油烟,不要弄脏了你们的新衣服,你们城里人的嫰手吃不消……”

二兄弟媳妇李忠梅说道:“赶紧买个油烟机,你看这油烟把人的呛得……”

粉娣笑答道:“习惯了,没事!这里油烟多,你们都出去吧,我一人就行……”

三兄弟媳妇乔美娟问道:“大姐,这碗筷都准备好了没?”

粉娣一边忙着在锅里翻炒,一边答道:“昨晚就洗好了,在碗柜子的最下面一格里呢。”

粉荣和粉洪两个无聊得很,便到院子外的老枣树下,在汽车边抽烟聊天。只听粉荣哭丧着脸说道:“粉洪,今年太难了……这几天天天有人来要钱,我都烦死了……”

粉洪一脸的不信,说道:“二哥,你还哭穷?你那批货已经发出去了,少说也有好十几万吧!”

粉荣道:“你老弟听哪个说的?货倒是发出去了,可钱到现在还没拿到呢!”接着他祈求似的对粉洪说道:“老弟!咱是亲兄弟,你就再帮帮哥哥一把……”不等他说完,粉洪接口道:“求求你老哥了……我也没办法!我那些工人的工资还没结清呢!上次的五十万你不还也就算了……还要借?!你当我是开银行的啦!?”说完,把手中的烟头往脚下一扔,又用脚掌使劲捻了,回身便走。粉荣一把拉住他,说道:“好兄弟,你听我说!”伸手又从衣兜里掏出中华烟,抽一支递给弟弟粉洪。粉洪却双手插在裤兜里,不接他的烟,直摇头道:“不抽不抽!”粉荣只得把烟夹到自己耳朵上,说道:“好兄弟,那五十万本来早就要还给你了……这才上的新项目,新产品,销路还没打开……资金一时周转不开啊……等开过年来,合同一签,你那五十万还不是小意思啊……”他信心满满地继续说道:“老弟!你知道我的这个产品有什么优势吗?这……”粉洪不等他说完,便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轻蔑地说道:“你的产品好不好我管不着你!你要我相信你,那五十万,我不要你利息了,三月份还我!……咱虽是亲兄弟,但也要把账算清了!到时不还……不还……我和你打官司去!”说着,扭头就进了院子。粉荣见他一点兄弟情份都不顾,只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满脸愁容地也跟着进了院子。

油锅里在炒辣椒,浓烈的辣味,弥漫在屋子里,直钻鼻眼,呛得一家老小有的不住地咳嗽,有的反复地打喷嚏。人们只得纷纷出了堂屋,来到院子里,只留下粉娣一人在厨房里继续炒菜。天色更加地阴沉了,西北风刮得也更紧了些,不觉已开始下起了小雪。孩子们见下起了雪,就在院子里蹦着跳着,更加开心地嬉闹着,全不顾寒冷和家大人们的烦恼。院门前的老枣树,站在寒风里哆嗦着,发着“咻咻咻”的声音,那声音听了,像是病人咽喉深处发出的呻吟。村子里的鞭炮声也密集了些。

癫痫是怎样诊断出来的
治癫痫病哪些方法比较有效
秦皇岛儿童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摧陷廓清网 | 南师范大学 | 硫酸镁药膏 | 台州交警违章查询 | 浴袍怎么穿 | 本溪供求 | 一号店运费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