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厦门艾美酒店电话 >> 正文

【江南小说★紫陌红尘】织爱女孩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吕秀娣正在上班,突然腹部疼了起来,一开始也不介意,这种情形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她也没有当一回事,虽然此时疼得较以前厉害些了,但还能忍耐。

又过了一会儿,肚子越发难受,而且忍不住作呕。她赶紧跑到卫生间,趴在池边,吐了几口,不由呆了,竟然吐了一口血。她心里怦怦跳,难道是什么病?这里正愁着,刚好组长跑过来上厕所,从镜中看见她嘴边的血迹,骇了一跳,叫道:"秀娣,你怎么了,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小小年纪若得了大病就糟了。"

组长不说还好些,被她一叫,秀娣的魂都惊没了。肚子越发的疼痛,加上紧张,脸色变得卡白,忍不住蹲在地上呻吟。

组长急了,赶紧叫人过来,一起把痛苦万状的秀娣送进了医院。

在医院里做了一大通五花八门的检查,让她头晕,难得静静地坐下来休息,却被医生诧异地目光看着她发毛,感觉更痛了,仿佛自己要死了。

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下午才去拿报告,不看还好,一瞧傻了。

秀娣怔怔痴痴的走出医院,万念俱灰。

怎么可能呢?自己怎么会得了胃癌呢?她还年轻啊,才二十五岁,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精彩,像一朵炫丽的花儿才懂得甜蜜开放,就要逝去了么?

她无论如何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死亡多么可怕啊,从来没想过这个词,以为生命是会永久的,至少现在是亮灿灿的,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

秀娣悲伤的看着天空,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虽然已到中期,但只要配合好,还是会治好的,医生的话都是骗人的,她才不相信这样的鬼话,得了癌症是能治好,但治好的代价也要付出惨痛的一切吧?她不要呆在医院,她已经没有了希望,何必还要为难父母呢,再说家里的房子才刚刚盖好,弟弟也刚刚上大学,还有一个妹妹在高中,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病,拖垮了整个家,这个家的幸福怎能因自己而毁灭呢?

她不想让父母让所有的亲人知道自己的痛苦,她要选择离开。

可是天地这样大,自己能去哪里呢?

她不想住院,也没有了心情上班,在这个城市她虽然也有几个朋友,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她不愿意让别人跟着一起心累。

秀娣漫无目标的在街上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家望的家门口,家望是她唯一的异性朋友,家望也是她大学时的同学,但他们之间非常的纯净,从来没有涉及过感情的问题,他们就是那样的简单,简单到彼此相知相敬的地步。

家望的家在城中村,盖了九层,这里的房子都是这样高,听说是为了等城中村改造时好得到高额的赔偿。

秀娣住在家望家隔壁,当初搬来的时候,因为她不肯住在家望家里,家望还生了她一段时间的气,好在他知道秀娣是不想沾他的光,只好随她的意,尊重也是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品德。

秀娣此时最想见的人就是家望了。

巧得很,家望正好出来看见了她,家望看着她那样迷惘的目光,吓了一大跳,这可不像平时活泼热情的秀娣,这个从农村出来的女孩身上有一股先天性的乐观,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愁滋味,一定受了什么打击吧。

家望赶紧拉住她,轻轻地问:"怎么了,秀娣?"

秀娣呆呆地看着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悲哀,蓦地趴在他肩上,晕了过去。

家望魂都惊飞了,老天,发生什么天大的事了?

秀娣醒来的时候,家望正默默地看着她,手里拿着她的化验单,一切他都明白了,他不相信这样的事实,一点也不相信,这么美丽与世无争的女孩,怎么可能得了这种病呢?

秀娣凄凄一笑,转过脸,泪轻轻地流淌。

家望握紧她的手,这是他第一次握她的手,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秀娣叹息了一声,她不要他的同情,一分也不要。

家望的手很温暖,也很有力,似乎要把所有的力量通过这一握全部传递给她。

家望温柔地望着她,温柔地说:"秀娣,无论如何你不许逃避,我们一起努力,一起想办法,一起来面对,我相信你一定会治好,答应我,不要折磨自己,一切都会好的。"

秀娣淡淡一笑:"别再安慰我了,我已经是半死的人了,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了意义,我也不可能去治疗,何必花光家里的钱,然后人财两空呢?我做不到,也不会这样做,家望,你不用管我了,自己去忙吧,就当什么也不知道,让我自生自灭吧。"

家望心痛如绞,生气地道:"你就是这样,永远不管关心你的人有多痛,只顾自己的心情,你死了,叫你家里人怎么办?叫我怎么办?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吗?还是你故意装作不知道?秀娣,我不管你得了什么病,总之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哪怕你讨厌我,我也不能离开!如果有一天治好了你,你真的厌烦我了,我会自动离开,不用劳你费心赶我走,我自己会远远消失的。"

秀娣默默地看着他,心中流过一缕温情和感动,但很快她又平淡下来,我有什么资格爱他呢?我拿什么给你幸福?

秀娣泪如雨下,心中的痛苦只有自己默默地品尝吧。

秀娣是个固执的女孩,只要认定的事,她绝不更改,这也是家望最担心的事,他和她同学四年,太了解她的个性了。

家望苦劝无果,恼恨地一拳砸在墙上,蓦地一声响,吓了秀娣一跳,知道家望也是个认死理的人,她既感动又伤心,可是她能怎样呢?

死亡的阴影让她此时无法去接受家望的爱和帮助,若是以前,她一定会欢喜心跳,因为自己心中早就喜欢上了家望,只是碍于少女的矜持,她才不敢表露半分,这也是她为什么不肯租住在家望家的原因,就怕人说闲话。

两人相视无语,气氛凄惶。第一次彼此方明白,生命是如此的脆弱,所谓的爱竟然抵挡不了死神的召唤。

第二天天刚刚亮,秀娣就悄悄地走了,她不想让家望为了她浪费时间,也不愿意家望陪着她一起痛苦,自己的事自己来扛。

秀娣决定回老家,她太想念亲人了,也许人到绝望时,只有亲人的面孔才是她最想见的。

故乡还是那么美,还是那样质朴无华,虽然一切都在改变,楼房也一幢幢拔地而起,包括自己的家也是漂亮非凡,装修也是相当地典雅豪华,现在的乡下房屋只要盖好也一定是会装修的,城里的观点已经渐渐渗入乡下的骨髓。

见到亲人的那一刻,秀娣温暖地想哭,但她强忍着眼泪的流落。她不愿意让父母兄妹看出她的窘迫,她要好好的活着,活一天就快乐一天,临死的心不能毁了父母心中的幸福。

女儿的归来,让父母非常高兴,虽然他们隐隐约约感觉哪里不对,但是谁也没有多问,怕触及她的伤心事,父母都是这样猜测的,以为她失恋了,以为她受了伤害,回来疗伤了,所以父母用温暖的怀抱容纳了受伤的女儿心,而没有想到其它。

这样一个活泼的生命谁还能阴暗地想到其它的呢?

秀娣甜美的笑,说上班太累了,只是回来歇一段时光,也许三个月,也许五个月,也许更久,只要父母不嫌弃,她想好好的呆上一些日子。

母亲欢快地笑了,母亲永远是那样的宽容,母亲说:"傻丫头,这里是你的家,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再说妹妹住校,弟弟也在外地上学,家里还真不热闹呢,现在家里条件好了,也不在乎你那几个工资,你就歇歇吧,这些年你也累坏了,这幢房子有你大半的功劳呢。"

秀娣笑了,这幢房子的确有她太多的心血,为了弟弟妹妹,她也做出了很多奉献,就算死也应该没有遗憾了。

秀娣开始在村庄里流涟,每一步都是幸福温馨的回忆。

渐渐地心灵归于平静,她静下心来,想做些什么。她能做什么?

不上班了,突然好清闲,闲得人心里发慌,闲得人忧伤。

她决定找一点事做做。

她想织毛衣,给所爱的亲人织一件她爱的衣裳,留下最美好的念想。

秀娣开始行动了,一门心事全部用在了编织上,编织一件美丽永不过时的衣裳要用心,而且是深沉的爱心。

秀娣先给敬爱仁厚的父亲织,父亲真是世上最好的父亲,无论她是为了什么而回来,父亲只是默默关怀地看着她,父亲从来不问她的原因,只要她好好地站在他的面前,他就放心了。

秀娣再给母亲织,母亲给了她宝贵的生命,但她却不能替她无私的给予好好的经营生命的辉煌,她只有用一针一针的编织把自己所有的感恩夹在丝丝纱线里,表达对母亲无限的感激。

秀娣又给弟弟织,弟弟就是家庭的星星,有了他,父亲和母亲才有了未来的期盼和眼前的自豪。秀娣又给妹妹织,妹妹就是天上的月亮,美丽而妖娆,但愿在一针一线里,织就妹妹幸福的人生。

秀娣又给表姐表妹织,她突然发觉亲情真是奇妙,当你想不起来那些亲戚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原来心里有这么多美好的情愫和留恋,似乎每一个人都给了她编织的力量。

她每天都在编织一份新的亲情,一分新的力量,也许没有人知道她的编织里含着多少深情和期盼,但她自己懂得就够了,只有她心里才明白,她是在用编织爱和死亡抵抗,她一边静静地等待死亡的来临,一边用心编织着一步步逐渐成熟的爱。

她突然发现,编织的世界里竟然有这么多的奇妙,任你幻想,任你构图,任你配花色,任你几根粗粗的棒针,一上一下,简单的纱线一缠一绕,却织就了奇异的风景。

每一件衣裳就是每一分爱,每一个图案就是她热烈的亲情。

秀娣越来越喜欢编织,在自己无私无恨无求无怨的心境里,她发现了一种无争的乐趣,也许不求反而得到心灵的净化,也得到莫名的灵感和智慧,她织的衣裳非常的有灵性,也精美大方,结构简单而不失端庄,稳重而不失祥和,秀雅而精致,每一款都让她无比的喜悦。

秀娣迷恋上了编织,几乎以五天一件的速度编织着一件件爱的衣裳。末了,她又织了一些围巾帽子手套小提包之类,屋子里堆了一堆这些玲珑可爱的衣物,她自己也看着非常的舒心,想像着有一天她离去后,所有的亲人都会收到她几件亲手编织的衣物,那种心情一定很激动很温暖吧?

活着,能给别人一点留恋是美好的,至少我没有来世间白走一遭!每每这样想着,她觉得自己肚子也不痛了,也忘了吃药,虽然这些药,是需要躲起来偷偷吃的,尽管父母不认识字,但她却无论如何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的爱女得了绝症的事实。

秀娣做好了安然离去的准备,她每天沉浸在编织的世界里,忘记了一切的痛苦和烦恼。其实编织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你一心一意去做时,往往大脑里不存在着思想,只有一上一下的针与针之间的衔接和相逢。

编织是一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人生,幸福而无畏,抛弃思想和世俗的束缚,活在当下里。

秀娣此时就是这样的心情。

她早已不记得自己还是一个病人,虽然她的病好像没有恶化,因为这些日子她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在网上查过,胃癌是一阵一阵痛的,大约这些日子的平淡反而冲淡了痛的感觉吧。

她不想把自己积压在胃癌的阴影里,只愿活在编织的爱心世界。

转眼间她回来已经有三个月了,偶尔她也看见父母在房间低低地谈到她,他们在猜想女儿是不是受了感情的创伤,做父母的却无力帮助女儿,她看到了父母的忧伤,心里万分难过,心儿悄悄地说:“对不起,我亲爱的爸爸妈妈,女儿只想静静的死去,请你们原谅我吧!总有一天你们会知道这不是你们的错,也不是我的错,而是生活要跟我开一场生与死的玩笑,在这场较量里,我无能为力啊!”

她感觉到死亡的痛苦。

有时,肚子痛起来,她只能强壮欢笑,默默的坚忍,只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

不再害怕死亡,不再害怕孤独,有至亲的人呆在身旁,她感觉到了幸福。

秀娣用编织求得心态平衡,心情平静的与死亡周旋。

编织的东西多了,她想到网络,有些东西送不了人的,还不如卖了,卖了再织,织一份收获与安定,织一分爱心与温情,织一分希望与梦想,织一分对生的渴望和热烈。

秀娣也精心给家望织了一件毛衣,用蓝色的上等毛线,家望喜欢蓝色,蓝色代表着他非同凡响的一颗心。

有人说喜欢蓝色的男人是卓尔不群的,她想着也是,家望在她的心里一直是那样美好与英挺。家望一刻也不曾从她心里抹去过。

她是想在自己死之前,悄悄地把毛衣和围巾寄给他,但这样的时刻久久没有来到,也许死神还不急着来找自己吧,她淡淡地笑了,等待死亡并不是很可怕的事,只是那未知的日子才让她有些恐惧。

好在她一切看淡了,听天由命吧。

家乡的风光就是好,家乡的韵味总是悠长。

这天,楼下响起了汽车的声音,秀娣以为是快递的人过来了。近来她的快递多了起来,因为网络的缘故,没有想到无意中,她在网上做起了生意,专卖爱心毛衣围巾,正好天也逢冷时,外面快要下雪了吧。

秀娣的交易一天天在长,她有些供不应求了。然而心里欢喜,这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能用自己的所长做成小小的事业,再幸福不过了。

躲在这里等着死神的召唤,却也还能挣钱,当然是一件值得欢庆的事,秀娣的父母也高兴之极,想不到女儿这么能干,离了城市的工作,还能在网上挣钱,一时间秀娣成了乡间的小名人。

秀娣喜欢这种宁静而有成就感的生活,甚至在心里傻冒的感谢胃癌让自己找到新的生活方向。

她真的不再畏惧死亡,若是真要死,畏惧又有什么用呢?

秀娣听到母亲的呼唤,她笑了,母亲总是这样,一见有快递的人过来取货,就激动地大叫。

秀娣在楼上轻盈地答应了一声:"就来了!我在打包呢。"

诱发癫痫疾病病因
癫痫病到底能不能治呢
癫痫疾病治好如何认定

友情链接:

摧陷廓清网 | 南师范大学 | 硫酸镁药膏 | 台州交警违章查询 | 浴袍怎么穿 | 本溪供求 | 一号店运费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