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师范大学 >> 正文

【荷塘】致命危情(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筱筱,你真的打算那么做吗?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男子满脸痛苦地看着身旁他深爱的女子。女子皱了皱眉,眼里闪过一抹不忍,又快速的被坚定所取代,“阿远,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有些事我非做不可!”一听女子的话,男子变得异常激动,忽地一声站了起来,一把拉着女子的手,眼里满是哀求,“但那会毁了你的!筱筱,你到底明不明白,我求你别去好吗?”

女子不忍地别过脸去,她知道阿远喜欢自己,但有些事就算伤害他,她还是必须要做的。“阿远,我是不会改变注意的!如果你要阻止我,那么我们连朋友都不必做了!”说完女子一把甩开男子的手就往外跑去。

夕阳的余晖把女子的身影剪裁得冗长,笼罩在夕阳下的身影变得有些飘渺,仿佛随时会蒸发一样。

男子看着女子渐行渐远的决绝的背影,心里是难以言说的伤痛。筱筱,那个男的真的不值得你这样!我们之间十年的友谊难道还比不上你的复仇的决心吗?还是太高看我在你心里的地位了吗?

男子漫不经心地搅拌着手里的咖啡,端起抿了一口,口里传来涩涩的感觉,这种苦涩一直蔓延到心里。是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喜欢了喝这没加糖的咖啡了?自从认识筱筱后他发现他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总经理,这是您要的资料!”助理周苒满眼惊艳地看着他们的总经理。天晟集团的总经理叫叶颂,英俊不凡的外貌,温文尔雅的性格,年轻有为的成就,再加上有一个天晟集团总裁女儿的女朋友,简直是人生赢家的典范!只见眼前的男人精致如雕刻的五官,嘴抿成一根线,眼神专注地看着手上的资料,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说的魅力。叶颂见周苒还没有走皱了皱眉,“周助理,还有什么事吗?”叶颂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周苒的耳边响起,周苒立马眼神变得清明,“没事,没事,就是容小姐来了,正在下面等总经理!”

叶颂看资料的手一顿,眼神有冰冷地扫了周苒一眼,“子苓来了怎么不早说?好了你下去吧,我马上下去!”说着叶颂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去。周苒被叶颂一扫打了个冷颤,总经理刚刚眼神好可怕啊,果然只有容小姐才能制住他!周苒小心地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了,没过几分钟门被推开了,叶颂以为是周苒又回来了,刚想责备她,抬头一看是容子苓,眼神里的冷漠冰冷立马化成了一汪柔情,欣喜地看着容子苓,“子苓,你怎么上来了?我下去就好了!”看着叶颂柔情似水的双眸,容子苓觉得自己心里像泡在蜜里一样,娇嗔地看了叶颂一眼,“难道我上来找你你不欢迎吗?”叶颂讨好地看着容子苓眼里是浓浓的宠溺,“子苓大小姐能来是小的荣幸!”

叶颂对于自己女朋友容子苓是很纵容的,他们在一起四年了,虽然叶颂刚开始是因为容子苓的爸爸是天晟集团的总裁,为了自己美好的前途才和她在一起的,但四年的时间这个骄傲美貌的大小姐对他的付出和深情,他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的,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他也有点爱容子苓了。叶颂无疑是很会演戏的,对女人也很有一套,这些年对容子苓的甜言蜜语是从未中断过的,但里面有多少真意只有他自己知道。

晚上叶颂和容子苓云雨过后,容子苓疲惫地趴在叶颂身上,痴迷地抚摸着叶颂精致性感的五官,“老公!我明天就要去出差了,有好几天见不到你了,你要想我哦!”容子苓紧紧地抱住叶颂在他怀里蹭了蹭,“小傻瓜!又不是一辈子见不到了,有必要搞得这么生离死别吗?”叶颂宠溺地在她的嘴上啄了几下,“别多想,我在家等你回来哦!”

第二天容子苓就去出差去了,叶颂见容子苓走了,就和他的兄弟慕百川当晚去了LOVE酒吧。夜幕降临,城市的霓虹灯闪烁照亮半边的夜空,暧昧的桃红与紫绿交织在一起。嘈杂的重金属音乐和周围疯狂舞动的喧闹的人群,酒香和色情充斥每一个角落。

叶颂找了一个比较安静的角落坐下,扯了扯自己有些紧的衣领,瞬间从一个冰冷帅哥变成了一个风流浪子,慕百川看着前后巨变的叶颂啧啧称赞,“没想到我们人前人模人样的叶总经理也有这么一面啊!如果让你公司那些崇拜你的人看到一定会大跌眼镜吧!”看着慕百川那满是兴味的笑容,叶颂没有说什么,他扭头看向酒吧服务员,“给我来一杯白兰地!”慕百川见叶颂淡定的样子,无聊地撇了撇嘴,半抱着一个妖娆的美女冲叶颂挥了挥手就扬长而去了。

叶颂轻轻地摇晃着手里的酒杯,红的酒液衬得他白皙的手如玉般耀眼,周围的女人看着叶颂都有些蠢蠢欲动的。这么好看的帅哥就算只有一晚也值啊!“帅哥!约吗?”一个身材窈窕、浓妆艳抹的女人扭动着腰际如蛇般地走到叶颂身边,叶颂眼里闪过厌恶,他虽然是来找一夜情的,但这种货色他还是看不上的。“滚!”叶颂冷冷地看着那女人。“切!装什么装,滚就滚!”女人瞪了叶颂一眼扭动着腰际走了。

眼见天色也晚了,没有找到“目标”,叶颂烦躁地拿着酒杯就把酒一饮而尽,整理了下衣衫就往酒吧外面走去。

叶颂刚走到门口,突然面前一黑,怀里扑进了一具柔软的娇躯,散发着好闻的淡淡的栀子花香,低头一看只见怀里的女子一身白色的吊带裙,裸露在外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肤如白玉,淡雅纯净的眉眼,小巧精致的琼鼻,樱桃般温润的嘴唇半张着,脸颊绯红如三月的桃花正惊艳羞涩地看着自己。叶颂眼里闪过惊艳,他满脸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女子,“小姐,你没事吧?”那声音温柔得如三月的风刮过,女子似乎才反应过来,慌忙挣脱了叶颂的怀抱,不知所措地看着叶颂,“先……先生,刚刚我不是故意的!”说着女孩低声地啜泣了起来。“没事,小姐你好像状态不太好的样子,没事吧?”叶颂清澈的眼里盛满了担忧。女孩满脸感动地看着叶颂,“先生,你真是好人啊!今天我男朋友出轨了,我和他分手了,所以我想来这个酒吧找那个……那个……”女孩头越来越低,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羞涩了,难为情地用眼神偷偷地瞥了瞥叶颂。

叶颂了然一笑,没想到这女孩还意外的纯情呢,挺符合他一夜情的标准的,反正她也是来一夜情的,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叶颂勾唇一笑戏谑的看了看女孩一眼,故意压低声音:“小姐,我叫叶颂你叫什么?你看我怎么样?”叶颂的声音低沉而又性感,他看见女孩瞪起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面全是羞涩,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很快他就把女孩带到了自己车上,经过交谈也知道了女孩叫顾筱,今年二十三岁,本科文凭,在本市的金瑞公司做销售。他看了看坐在他副驾驶上低着头乖巧得不行的顾筱越看越满意了。

顾筱低头勾起一抹诡异魅惑的笑,这么快就上钩了吗?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女朋友一出差就立马出来鬼混!

当晚他们就去了一个附近的宾馆,在他们进去后,一个男人从转角走了出来,紧紧地盯着叶颂怀里的顾筱,双手紧握成拳,气得青筋暴露,眼里全是狂风暴雨。

筱筱,为了报仇,真的值得你这样牺牲自己吗?在你心里报仇就如此重要吗?程远长长的指甲陷阱了肉里,他也感觉不到疼痛,这点痛远远比不上他心上的痛。

突然风云骤变,风呼呼地刮着,雨不停地哗哗地下着。街道上一个人影也没有了,路灯把程远的身影拉得老长,落寞而寂寥。在凉凉的雨里,程远就像一个找不到路的小孩一样,无助地呆站在雨幕中,他早已分不清脸上是雨水还是他的眼泪了。

顾筱早上是被刺眼的强光照醒的,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斑斑点点,眼里闪过厌恶,喉咙也有股干呕的冲动,她摸着自己的手机看了看已经早上九点多了,看着桌上放着的一张名片和几千元钱,顾筱心里冷笑连连。叶颂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我和我划清界限了吗?我可不是那些容易被你打发的蠢货!我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呢!

顾筱自然地从床上起来洗了个热水澡穿好衣服就往宾馆外面走,她刚出宾馆走到转角就被一双强有力的手拉了过去,程远狠狠地吻住了顾筱。顾筱本来想发火的,但看着程远那绝望的眼神心里一震,直接呆愣在了当场。“筱筱,你不要报仇了好不好?我不能失去你,我不能忍受你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一想到那种场景我就有种想杀人的冲动!筱筱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程远放开顾筱的唇一把紧紧地抱住她,身体不停地在颤抖,浑身散发着绝望的气息。

“阿远,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我就是这样的坏女人!你应该找一个好女孩好好地过日子!我觉得溪雅就不错。”顾筱一把挣脱了程远的怀抱,不含温度地冷冷地看着程远。程远一听顾筱这么说,妒火和怒火、失望和绝望都交织在一起,化为的愤怒,“顾筱!我就是爱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就是爱你!顾筱你一定要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你才甘心吗?”面对程远的质问,顾筱没有理会,直接转身离去。

“咚”的一声,程远重重地倒在了地上,顾筱听到身后的巨响,回头一看只见程已经昏迷过去了,顾筱伸手摸了摸程远的额头发现烫得惊人,急忙拿出手机拨打了120,这时,程远紧紧地抓着顾筱的手不放,嘴里一直嘟嚷着,“筱筱,不要走!不要走!”

顾筱看着程远的样子,眼泪不自觉地往下淌,“程远,你怎么能这么傻呢?我顾筱不值得你这样,而且现在我已经脏了,已经配不上你了!”等到救护车来了,顾筱把程远紧抓着她的手指一根一根扒开,决绝地一步一步向远处走去。顾筱是一个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她知道程远爱了她十年,她对程远也不是没有感觉,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可能她早就和程远结婚了,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叶颂正在处理文件,突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眼里闪过疑惑,按了接听键,只听见电话里传来尖锐的叫骂声,“叶颂,是叶总经理,是吧?你他妈的居然把我闺女的肚子弄大了,看我不打死你!你如果不想事情闹得满城风雨立马和我闺女结婚!”“你闺女谁啊?”叶颂是真的糊涂了,他最近没有出去一夜情啊?“你这个混蛋居然问我闺女是谁?你究竟有过多少女人,你说?我闺女就是顾筱!我限你一个小时内必须赶到恒德街花雨路12号,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说完那边叶颂听到“顾筱”两个字时终于想起了那个女孩,是他一个多月前的那次一夜情。

想到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他立马把东西收拾了下就快速地开车奔到了那人所说的地址。

他一到那地方被看到的场面吓呆了,只见顾筱的房间里站满了人,一看到他们个个都满脸怒容、凶神恶煞,叶颂就有种自己走进了黑帮的感觉。

只见领头的一个中老年男子恶狠狠地看着他,声音里满是威胁恐吓“说!你是要现在娶我闺女去民政局领结婚证,还是被我们打惨然后把你做的事揭发?”周围的人也纷纷举起了拳头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叶颂当场吓得差点晕过去,他真的不知道看起来柔柔弱弱美丽异常的顾筱居然有一群这么彪悍的亲戚,他真的是悔不当初啊!

在顾筱亲戚的陪同下,叶颂只得回家拿好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薄和顾筱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办完后顾筱的家人才满意地离开散了。

看着满脸颓废悔不当初的叶颂,顾筱心里痛快极了,脸上装出一副愧疚不安的样子,“叶颂,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逼你和我结婚的,只是我想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不想他一出生就没有爸爸!”顾筱一边说一边眼泪哗哗地往下流,真是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楚楚可怜至极,叶颂见顾筱的样子,心莫名地柔软了,温柔地抱住了她,“事情这样不怪你,现在你怀着孩子,不要太过伤心了。”说着拿出纸巾小心地擦拭着顾筱眼角的泪水。顾筱知道这当然是错觉,想叶颂这么自私无情的人怎么可能有真情?

顾筱在叶颂的安慰下止住了眼泪,脸上一片温柔,明明痛苦不堪,还故作坚强地看着叶颂,“叶颂,请你放心,我会自己找个地方把孩子生下来,自己把孩子养大,我只要你给孩子一个身份而已,我绝不会打扰到你的生活的!”看着顾筱的样子,叶颂愧疚极了,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怀了自己的孩子,叶颂的心柔软成一片,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叶颂放开了顾筱,从包里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顾筱,“顾筱,这是一张银行卡你拿着,到时我把钱打到这张卡上给你和孩子用!”顾筱没有拒绝,直接接过了叶颂的银行卡露出一个感动的笑,“谢谢你,叶颂!就是以后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就是我一个人去做产检我怕,到时你能陪我去吗?”顾筱小心翼翼地看着叶颂,眼里像是盛满了的星光,璀璨而耀眼,没有谁会忍心拒绝这样的眼神的,叶颂也是一样。他宠溺地摸了摸顾筱的头,“嗯,当然可以!我公司里还有事先走了。”说完叶颂就急匆匆地走了。顾筱低着头没有看叶颂,脸上立马褪去了刚刚的柔弱,长长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帘。

容子苓发现最近叶颂总是怪怪的,陪自己时总是有点心不在焉的。容子苓绝不相信那是她的错觉,毕竟已经交往了四年了,没有谁会比她更了解叶颂的变化了。

癫痫病对人的危害大吗
吃哪种药可以治癫痫病
癫痫发作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友情链接:

摧陷廓清网 | 南师范大学 | 硫酸镁药膏 | 台州交警违章查询 | 浴袍怎么穿 | 本溪供求 | 一号店运费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