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马利水粉 >> 正文

打工奇遇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打工奇遇

近来无事就到家门附近的一家名为“麦肯堡”餐馆打工,那里卖的是一些洋快餐。虽然那里不像肯德基麦当劳这类快餐店那么出名,但是薪水还算不错,所以我决定留在那里。

光阴似箭,一眨眼的功夫我就干了两个月。现在我由之前拖地的升为收银员了。话说已经有半天没有顾客上来了……

就在我正无聊的时候,突然有一阵特殊的脚步声打破了这一空虚。那声音明显是皮鞋底发出的,而且它的节奏很慢,很轻。是大老板吗?还是什么姨太太之类的人?

一头乌黑发亮的发丝先从楼梯口探了上来,紧接着则是一个带着口罩的脸,再然后才是全身。我仔细打量起他来,浑身的装扮很精干,都是黑色,就连口罩和眼睛眶也是。他的目光直盯着眼前的路。此时我有朝他的脚上望去,看看他穿了什么样的鞋……

咦,人呢?我的目光刚刚偏移他的鞋连同着脚就都不在了。我只好茫然的抬起头——啊,他不知什么时候已漂到了离楼道口足有20米的收银台前。我俩站在同一平面上,我估算了一下,比我高一点,1米7多左右。不怎么高。

此时他又动了,左手缓缓抬到右耳处,然后将以口罩如同面纱一般的摘了下来。整个动作不快,我看得清清楚楚。就在口罩完全离脸的那一刻,他那张洁白的脸庞一下子暴露在了空气中,精致的脸上没有半丝瑕疵,美的就像是女人一般;于此同时,在上面还挂着几分明显的稚气。显然他不大,大约只有十三四岁。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这一幕我的心中还是有一点淡淡的失落。

“请问我可以点餐了吗?”清脆悦耳的嗓音从他嘴中吐出。

“噢,当然,当然。请问您要点什么?”我慌忙回答。

“请给我来五个麦肯鸡腿堡和一个墨西哥鸡肉卷,谢谢。”

“五个鸡腿堡欠!”我向后方喊去,“一个墨西……什么你要这么多!打包还是……”我吃惊的问道。

“在这里就餐。请快一些。”

“哦,哦。好。”我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声回答。“请坐吧,好了我叫你。”

他听了之后头也不回就坐在了离收银台最近的一个位置上。那个位置在楼道口边上,只有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一般很少有客人肯坐在那里的,楼道的人上上下下,气氛肯定不咋的。而且叫别人看着自己的吃相,肯定不舒服。

说句心里话,我最不喜欢接待这样年纪的客人了,他们真是又狂又装逼,难伺候。话说他真的只有13岁吗?不像啊!

又有客人上来了,但我没忘了留神观察他:喏,吃的还挺讲究,吃相也叫人看的顺眼,慢条斯理的。

“我等会儿叫您就行了。”又打发一个客人。他吃的还是那么雅观……唉,他桌子上的汉堡怎么都没了?不是吧!这才不到一分钟而已耶!以一分钟五个汉堡的速度,保持这副姿态。他是人吗?我想着的功夫最后那个汉堡就被吃的连个渣都不剩了。

他缓缓站起身,连擦嘴都不带就又带上口罩走向楼道,而那个鸡肉卷被他揣在口袋里。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呆呆的发着呆。

哎,忘了问他要钱了!妈呀,这下可不好搞了。正在此时,我才想起有这回事来。我慌忙追了下去,但楼下竟没有一个人。

无奈的我只好回到楼上,等待受处罚。哎,估计这个月的奖金又没戏了。

颓废的我朝楼梯口的那个座位望去,哎还有一个汉堡。去看看吧!

桌子上摆着一个用纸包起的汉堡,我拿起来很轻。把包装拆去,还有一层!第二层去掉,还有第三层!第三层……我越拆越吃惊,不过今天我吃的惊还少吗?——第五层终于也去了,里面包着的东西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了——整整100元。等等还有一行字——“年轻人,你的心可沉不下来啊。”

我看了之后脑中一片空白……“高人,一定是位高人!”我斩钉截铁地说。

然后我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冲了下去,希望能碰到他。可是楼下依旧没有半个人。

“敢问阁下何方高人?能否报上名来?”我朝大街高声大喊。但没有回应。

扑通!我跪倒在地,向苍空吼道:“师父在上,收徒儿一拜!”说罢我便真的拜了下去。

…………沉寂,无尽的沉寂。

突然一个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这一沉寂:“啧啧,真是好天赋。本座姓赵名尘,八门宗宗主也。不过真是可惜了你那好诚意,就是你的条件不够……不然一定收你为内门弟子,叫你化人为仙。好好修炼吧!哈哈哈……”声音渐渐消失,可我心中的的澎湃哪里会就这样消失?

“什么条件?”

“心——境——”这一次的声音既像是从虚无中生成的,也像是自我心中产生。

全国癫痫病第
陕西有癫痫专业医院吗
河北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

友情链接:

摧陷廓清网 | 南师范大学 | 硫酸镁药膏 | 台州交警违章查询 | 浴袍怎么穿 | 本溪供求 | 一号店运费怎么算